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

    聽到江景秋說自己是在鬥氣,**山臉一下漲紅。筆下樂  m.bixiale.com

    他被趕出老宅後,不再種大哥在村裡的十畝地,的確有些賭氣的成分在,那也是氣大哥大嫂絕情。

    他賭氣虧了糧食,也害了自己。若不是嬌嬌賣染法得些銀子,不要說修房,恐怕一家人現在還擠在草棚里喝黑薯餅糊糊。

    「這樣也好,寫個字據,定下十年期,一次**清,我也不用再去考慮每年租子該給多少。」

    **山也想明白了,親兄弟明算賬,不能像以前那樣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自己長期租下來也好安排播種,只可惜麥子欠收,又錯過稻子,這一年都虧了。

    看著**山取出紙筆開始寫合約,江景秋目光一轉,笑著對柳氏道:「小嬸,今年的櫻桃酸,我家那位秀才公還挺喜歡吃櫻桃罐頭。你把家裡的罐頭都給我吧,要多少銀子我一併給你。」

    今天回到秦家村,她就吃到櫻桃罐頭,酸甜適口,她很喜歡,而且傅雲軒也喜歡。更主要的是這做法還從來沒有過,她琢磨著想賣成生意。

    反正,閒著也是閒著,小叔一家人不喜歡做買賣,只自己吃用浪費了。

    可是老宅里只有五罐,其他的都被嬌嬌帶走了,她就跟柳氏討要。

    傅雲軒是她的夫君,雖然是童生,可還在讀書想要考秀才,江景秋就習慣性的叫他秀才公。

    「幾個罐頭要啥錢,你喜歡拿去就是。」柳氏聽到秀才姑爺喜歡,又給自家租地的方便,豈有不給的道理。

    此時,江家兄弟三個帶著傅姐夫看完房子已經回來了。

    聽到江景秋討要罐頭,江景陽遲疑道:「那些罐頭嬌嬌也喜歡,既然姐夫想吃,走時就拿兩罐吧!」

    「哎!小孩子吃零食多了容易長胖,你姐夫是看書乏了才喝點糖水。」

    江景秋笑著打趣:「景陽,嬌嬌是你妹妹,也是我妹子,給自家姐夫送幾罐糖水總是捨得的。」

    江景陽說不過她,又見自家娘在那裡瞪眼,頓時啞口。

    再想到傅姐夫在後院裡說的那幾句話,他眉頭緊蹙,只能繃著冷臉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江團晃晃悠悠端著托盤進屋了,托盤裡,是醪糟雞蛋糖水。

    柳氏見托盤都放滿了碗,馬上站起來接,還嗔怪道:「只有你堂姐和堂姐夫,你做這麼多荷包蛋幹啥,做好也不知道叫人來端,萬一燙著你怎麼辦?」

    江景陽跟江景文都跳起來,他們都不知道小妹在灶間,否則一定去幫忙。

    江景陽的臉就更黑了。

    「哎!嬌嬌可真能幹!」江景秋誇讚,一雙眼笑得眯成縫:「小嬸好心疼嬌嬌啊!只是端幾碗糖水也怕燙著。

    我可是聽說嬌嬌跟小嬸學做得一手好茶飯,什麼時候姐姐也嘗一下嬌嬌的手藝。」

    小叔說的是煮些茶水就行,現在堂妹煮的荷包蛋,看來她比自家父母還要老實。

    柳氏有些沒反應過來:嬌嬌什麼時候跟自己學灶上了?不都是在老宅學的嗎?

    「堂姐跟姐夫是遠道來的客人,娘教過我待客之道,自然該用糖水招待。」

    江團笑眯眯岔開話題,她可不想讓柳氏知道自己在老宅做飯,也不要柳氏接托盤,而是自己隨手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有東西吃,總是讓人愉快的,客堂里一下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江團一共煮了四碗荷包蛋,除了江景秋夫妻倆的,還有**山跟柳氏的。

    江景秋兩人是客,應該招待,也沒有晚輩吃著,長輩看著的道理。

    至於江景祥,江景陽,江景文和江團自己,自然是不能有這種待遇的。

    江景秋也不要人招呼,接過糖水碗,仿佛沒有聽到江團說的話,第一碗就遞給傅雲軒:「夫君,你每天看書費腦,多吃點補補身體。」

    傅雲軒顯然也習慣這樣的優待照顧,接過碗,對**山跟柳氏說了一個:「小叔小嬸請!」沒有絲毫謙讓,自顧自坐到一邊吃起來。

    見這人如此作派,不知道自己的櫻桃罐頭已經不保,心中原本對傅姐夫不多言多語還有些好感的江團,頓時垂下眉眼:這又是一個自高自傲的。

    什麼最可悲,無非就是寒門養貴子,貧戶出嬌妻。

    倒不是別人不應該享受好生活,而是生錯地方進錯門。

惠太平經典小說:仙途靈植師  仙途靈植師之煞魂淵  一代紅妝照汗青  
相鄰:無限之位面勘探 王的馭鬼嬌妻 鄉村直播間 蠻荒神殿 我和希爾瓦娜斯有個約會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