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17閱讀網 > 其他小說 > 東洲仙侶記 > 第三百八十章 恢復神智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陳平想清楚其中關節,突然環視周圍,高聲道:「鳴光樓的道友,何不現身相見?」

    話音落後,山林之中並無回應,除了風過枝梢的沙沙聲,便是遠處幾聲鴉鵲啼鳴。筆神閣 www.bishenge。com

    燕小七滿臉愕然,雖是疑惑不解,但也同樣高聲喊道:「哪位同門在此,快快現身!」

    鴉鳴聲聲,同樣無人回應。

    「道友,這是做甚?」燕小七茫然問道。

    「本以為鳴光樓會有修士隱在暗處盯梢,看來是我多想。」

    陳平隨口解釋,又道:「燕道友,眼下當務之急,是要儘快將花道友找到,你還記得最後見到他是在哪裡?」

    燕小七腦中仍然昏愕,沒作細想,道:「我和花姑婆去清涼山尋找一位靈媒,還沒等見到,便撞見了這個男覡,再之後的事情,我便記不得了。

    「咦,此人即被制住,問他不就得了。」

    燕小七俯低身子,擺出一臉兇狠表情,惡聲惡氣的說道:「那個男扮女裝的花衣服人妖在哪!」

    那人只有手腳被「雷索」制住,身上別處已然是輕鬆許多,見了燕小七這般神情,不屑的冷哼出聲,將頭別向一旁。

    「嘿!你這蠻子怕是沒弄清處境,眼下還有你囂張的份!?」

    燕小七叱罵出聲,握拳作勢要朝那人頭臉錘去。

    被陳平攔住之後,燕小七倒是,往那人腕間看了一眼後,道:「陳道友,勞煩把我的儲物法鐲取了來。」

    陳平望向那人腕間,果然在雷火鎖鏈之下,見到有兩環儲物法鐲,當即探手取下。

    燕小七取過一隻儲物法鐲,從中取出一枚訊符,閉目催動許久之後,頹然道:「沒法確定花姑婆的位置,他的訊符不是被毀,便是被禁制屏蔽,這蠻子又不肯開口,真是難辦!」

    陳平輕推燕小七,向他示以眼色,對這男覡客氣說道:「他言行無狀,還請閣下勿要著惱。」

    那人瞥了陳平一眼,神情好看了些許。

    「只要閣下說出我們朋友的所在,此事便即揭過。在下一言九鼎,絕不相欺!」陳平好言又道。

    不料那人嗤鼻有聲,又露出一臉不屑神情,似是打定主意不作回應。

    「要死的蠻子!」

    燕小七怒不可遏,將頭上的厚重布帽取下,用力摔在那人身上,擼起袖子傷勢上前要打。

    陳平起身擋在那人身前,將燕小七推至一旁,斥道:「你就在此,不要出聲!」

    又對那名男覡好聲說道:「閣下若是不肯開口,我們三人不知要在此耗到何時,何必如此僵持?」

    那人定睛注視陳平,用古怪口音說道:「修士,不可信!」

    「閣下無非是擔心說出之後,我們便會翻臉。」陳平將這人扶正坐好,又道:「其實閣下擔憂過甚,在下聽說巫族有種秘傳血咒,可在身死之時,咒殺下手之人。

    「血咒無法可避,無術可解,我們又怎敢以身試法?」

    那人眼珠轉動,若有所思之際,神情已然稍見緩和。

    「我們即不敢損害閣下性命,更不會再冒失得罪,否則閣下得脫自由,又再行蠱咒殺,我們豈不是還要遭殃?」

    陳平見他神情鬆動,趕緊繼續勸說。

    旁邊的燕小七則是滿臉窘狀,撓著鼻子一聲不吭。

    那人沉吟許久,方道:「你若真有誠意,便將我解開。」

    陳平並未立時回復,而是先向燕小七傳音問道:「燕道友,你們之前為何起了衝突?」

    燕小七傳音回道:「我和花姑婆在清涼山附近歇息,無聊閒話之時,罵了幾句對花姑婆施下鬼降的大巫,不巧被這人聽到,這才爭執起來,被他施了蟲蠱。」

    陳平見雙方只不過是言語爭吵,並沒有難以調和的矛盾,便道:

    「些許小事,何必要作無謂爭鬥?閣下若願意即往不咎,並說出花姑婆的下落,在下便即解開禁術。」

    那人仔細看著陳平,點頭道:「讓他向我賠禮道歉,此事便算揭過。」

    燕小七氣道:「我又不是罵你,非要對號入座做甚!」

    陳平將他拉過,故作姿態的責怪道:「你和花姑婆行徑失禮,才衝撞了這位朋友,現下他即是同意言和,又何必再有不智之舉?我看你還是好生賠禮,將此事揭過,

相鄰:請你讓我活下去 魔道之主宰 神秘軍少愛寵妻 小妖的作死日常 最強神話天帝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