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17閱讀網 > 其他小說 > 呢喃詩章 > 第二百一十章 重大獎賞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    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墓園的門口,雖然是遠離村莊的野外,但悶熱的夏日夜晚可一點也不安靜,風將蟬鳴和樹梢的響動聲帶到耳邊,但悶在兜帽里卻感覺不到一絲風的涼意。筆硯閣 www.biyange.net

    墓園附近當然不會有明顯的燈光,只是隱約能夠看到位於墓園中央的守墓人小屋的光亮。

    墓園外圍用鐵柵欄圍住,因為前些天的暴雨,小徑上也覆蓋著乾涸的泥巴。看起來柵欄門被鎖住,但靠近後才發現兩扇頂部帶著尖刺的柵欄門,只不過是被鐵鏈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雖說是村莊的墓園,但大概是因為接近城市,因此看起來還比較正規。解開鎖鏈進入墓園,一條不到三十步長的直道,直接通向位於墓園正中央的守墓人小屋,而墓園的其他部分則是過去和現在的墳墓。

    與外鄉人的故鄉不同,根據德拉瑞昂的傳統和托貝斯克地區的殯葬規定,一般墳墓的墓丘的高度不能超過拇指的長度,但允許用長條的白色石頭在地面圍住墓穴邊緣,方便辨認墳墓的位置。跟在露薏莎小姐身邊望向月夜下的墓園,只能看到一處處樣貌相似的墳墓躺在那裡,寂靜中帶著一些令人恐懼的寒意。

    墓碑的樣式則各有不同,大部分的小巧石質墓碑被直接嵌在墓穴前的泥土地里,這是較為便宜的喪葬方式。夏德雖然沒去城市公共墓園看望過斯派洛偵探,但他的墳墓大概就是這個樣式。

    而能夠在地面豎立著的墓碑,則代表著死者生前有值得記錄的事情,或者親人們願意出錢選擇昂貴的墓穴。就比如夏德本人,如果他不幸慘死,那麼以現在的存款和即將到手的「德拉瑞昂榮譽騎士勳章」,他就有資格擁有一塊立著的墓碑。

    「嗯?我在想什麼。」

    他默默的問向自己。

    進入墓園後,似乎氣溫忽然降低了一些。心中的女人聲音曾經詢問過夏德是否害怕鬼魂,夏德雖然的確不怕,但這種環境下心中還是忍不住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「不過,在這種有著神秘的世界,夜晚探訪墓園,似乎也是不錯的故事橋段。」

    他心中自娛自樂的想著,露薏莎小姐卻忽然停了下來,並看向道路的左邊。

    夏德也看了過去,兩長兩短的白色石塊圍住墳墓,接著月光依稀能夠看清楚墓碑上寫著,躺在這裡的倒霉傢伙死於24年前,死因是吃早飯時被花生卡住氣管。等人們發現他的屍體,已經是三天以後了。

    不同尋常的不是死因,而是墓穴上的石子在震動。但這不是地震,在夏德和露薏莎小姐的注視下,一根腐爛的手指率先從泥土地里伸了出來,隨後帶著惡臭的屍體手掌也刺穿地面。

    「考普斯先生,下次不如換成惡靈來嚇我一跳。」

    露薏莎小姐大聲衝著亮著燈的守墓人小屋喊道,袍子下的右手裡多了一根火柴。她只是捻著火柴在空氣中甩了一下,火柴頭便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後將燃燒的火柴丟向從墓穴中伸出的手,幾乎在火焰觸碰到腐爛屍體的瞬間,火光如同焰火一樣的閃亮起來。但那只是一瞬間,等到光芒消失,只有火柴的青煙從地面升起,墓穴完好無損,熄滅的火柴梗安靜的躺在那裡。

    「又是這種小花招。」

    露薏莎小姐不滿的評價道,隨後兩人一起聽到嘭的一聲。轉過頭去,守墓人小屋的門被打開了。

    與夏德的想像不同,即使是村莊的墓園,守墓人小屋也不是簡單的稻草建造仿佛一吹就倒。這是一棟真正的石頭房子,門內是煤油燈黯淡的光亮,一個像是縱慾過度、臉色發白的瘦巴巴的中年人,從屋子裡的光中走出,有些不耐煩看向穿著黑色袍子的兩人: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今晚肯定不會安寧,你們想要什麼?」

    雖然看上去古怪,但守墓人考普斯先生說話很正常。

    露薏莎小姐推了夏德一下,夏德知道最好不要在這裡久留:

    「一小袋骨粉,人類手骨製造的骨哨,兩片耳膜,三十及耳的腐敗血液,還有一塊人面石。」

    「人面石」是用特殊手法,從屍體中培養出的石料。與其說是礦物,不如說是某種煉金材料,這也是這些材料中最貴的。

    「帶夠錢了嗎?」

    不耐煩的中年人問道,夏德注意到他身上圍著黑色的圍裙,這讓夏德莫名的想到了屠夫:

    「多少錢?」

    「12鎊。」

    「現

相鄰:江湖煙雨行 吾為元始大天尊 妹紙,別惹我 補道 
語言選擇